【植树节】作者:不详

点击量:加载中 添加时间:2017-01-08 分类:风流实录

植树节


字数:0.5万

  这是一个快乐的植树节派对,我们十五个女孩子被做为派对的娱乐带来了。
  在派对上,我们每人都受到了至少十次以上的强奸。现在派对结束了,我们主要的任务己经完成,仅仅还剩下最后一个任务:为植树贡献我们自己的肉体。
  我顺从的服从着管理员的命令,坐在地上将两腿尽力伸直,紧紧并陇,手臂和上身向前趴下,紧紧的贴在两条大腿上,两只手也尽量前伸,绕到我的脚后面紧紧的抓住我的两只脚腕。这样我的双腿被我自己紧紧的绷得笔直,就像跳水运动员的曲体姿势。长期的锻炼使我身体的柔韧性很好,这样的姿势保持一小会儿并不觉得难受,但时间长了任何人都受不了。我的大腿和屁股紧贴着被太阳晒的滚烫的土地,从我的阴道里流出的男人们留下的精液和地上的沙土混在一起沾在我的大腿上,觉得粘呼呼的很难受。我们这十五个女孩子都被命令摆成和我一样的样子。一个男人拿着一瓶快干胶水走过来,开始在我的手和手臂上、大腿上涂抹,将我的双手和双脚粘在一起,并将我的肚子和大腿粘上,脸部则粘在我的两条小腿上。几秒钟后,我试着扭动我的身体,一点也动不了,我的四肢和身体被死死的粘成一体,仅有脚趾头还能微微动弹。时间一长,我开始受不了了,有点喘不过气来,腿上和后背的韧带开始一阵阵的酸痛。出发时我就知道这是我们的最后的结束,可我没想到我的死亡是这样的屈辱。先是被十多个男人奸污,他们肮脏的精液现在还留在我的体内,然后又是以这样难受的方式死去,我的心里充满了屈辱,恶心的我只想吐。只是由于洗脑的原因,我不能违抗男人的命令,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心里再怎么不愿意,承受再大的痛苦,即使是让我们去死,我们也只能默默的接受,还要表现出非常高兴的、兴奋的样子。可事实上我还不知道我将怎样死去,我还将承受更加难以想象的痛苦。不知是谁将我翻过来,脊背着地、两腿在上仰面躺着。我试着动了两下,由于背部不稳,我的身子翻倒。变成侧面着地。透过两腿间的缝隙,我能看到前面的情景。前面是一排十几个土坑,所有的女孩子都被弄成像我一样的姿势,横七竖八的放在坑边,有两个男人正在把一个女孩子竖起来,头和脚向下放到坑里,坑不大,女孩儿被放下后就基本填满了,坑外面只露出一小块儿屁股,只有大约一寸高。包括阴部和一小块臀部。
  又一个男人拉来了一车石灰,开始用一把铲子将石灰填到女孩身边的空隙里。
  立刻,石灰的粉尘扬起来了,坑里的女孩发出了沉闷的咳声,夹扎着痛苦的喊叫,很快坑就被填满了,女孩的喊声被压了下去,听不到了,只能看到她的屁股和阴部在一下一下疯狂的抽动。我想象着她的痛苦:本来她的呼吸就不顺畅,石灰又将她的口鼻堵死,同时石灰强烈的腐蚀性又在烧灼着她的眼睛、皮肤和呼吸道,被活埋的窒息正在慢慢的将她杀死。那种恐惧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从我的心底升了起来,我知道等一会儿我也会那样被杀死。另一个男人拿着一棵树苗钉走到那个被埋起来的女孩旁边,比划着要将树苗插入女孩的身体里。

  树苗钉是一个大大的钉子状的东西,外壳由废弃的垃圾粉碎后加入粘结剂压制而成,大约有我的手臂那么长,也和手臂差不多粗,直径有6、7公分,树种被埋藏在树苗钉中间,插入我们的尸体里。当我们的尸体腐烂后,和坑里的石灰发生中和反应生成水,将外壳浸润融化,我们腐烂的尸体则成为树苗上好的肥料。
  被活埋的女孩儿的屁股还在痛苦的扭动着,带动着阴部的肌肉也不停的张合抽搐着,两片大阴唇大大的张开,露出里面嫩红色的小阴唇和阴道口,也在一张一合的挣扎着,好像努力的呼吸新鲜空气。那男人将树苗钉插在那女孩儿大张着的阴道口中,用力向下一插,树苗钉插进了女孩子的阴道大约半尺深,又用力向下压了几下,压不下去了。他转身拿起放在地上的大锤,狠狠的砸在树苗棒的顶端,只几下就将树苗棒砸进了那女孩的身体里,仅在她的阴道外面露出了大约一寸长的一小段。几个男人进行的很快,仅仅半个小时就将种了大约十个女孩儿。
  现在,两个男人向我走来,我的心抽紧了。我知道该轮到我了。一个男人将我翻转过来,拉着我的腿将我移到坑边。我用力的挣扎着,可是胶水已经将我的四肢紧紧的固定住了。我的背部和粗糙的地面摩擦着,疼得钻心。我想我的背部肯定已经被划破了。我大声的喘息着,想尽量多的吸进空气。那个男人将两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中,我的阴道肉条件反射的紧紧包裹住他的手指,我感觉就像被阴茎插入了一样,一种被插入的快感合着将被杀死的恐惧感涌上了我的心头和子宫,我一下子将一大股阴精射了出来。粘滑的阴精使他的手无法抓紧我的肉道,他又用力的把手指向阴道里插了一下,我感觉到了阴道被极度撑大的撕裂般的痛苦。

  他的手指紧紧的扣住了我的肉道,用力将我的身体向前一推,我就头和手脚朝下,屁股朝上的滑落到坑中。脚在坑中踩到了坑底,我的腿很长,身材非常匀称,腿比身子长出大约一尺,所以我的头还碰不到坑底。干燥的泥土碎石扬了起来,我大口的喘息着。我全身上下除了手指和脚趾,一点儿都动不了。我只能绝望的等着最后痛苦的结束。泥土在我的呼吸下被吹起来,又被我吸进肺里,我开始咳嗽。

  弯曲的身体使我不能顺畅的呼吸和喘气,更不能顺畅的咳嗽,非常的痛苦。
  隐约的我听到刚才那个男人说:「这小妞的身材还真不错,阴道特别有劲,你刚才怎么没干她?」另一个男人说:「这个是这些小妞里最漂亮的一个,等一会儿埋好后我再干她,那感觉你没试过,比平常好得多。」我在心里默默的骂着,想着我即将受到的痛苦和强奸,我开始哭泣。泪水顺着我的眼角向我的头顶流去。
  这种曲体倒立的姿势将是我最后的姿势,我将这样被活埋,死去,被奸尸,钉上树种钉,直至最后腐烂掉。我的这种姿势使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自己的阴部,平常我没有注意到我的阴部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我快死了,我才能有时间仔细的看一下。

  虽然被很多男人干过,我的两片大阴唇的颜色稍微有点发褐色,但还是夹得紧紧地,中间露出了鲜嫩的小阴唇,是那种淡淡的粉红色,我知道这些都保持不了多久了,很快就都要变成那种死灰的颜色,死亡的颜色,然后就会腐烂掉,变成蚊蝇和蛆虫的食物,树苗的肥料,到最后什么也不会剩下,只会剩下白骨。那个男人走到我的坑边,向下看着我,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姿势,我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下。他用脚踩了踩我的屁股,并把鞋尖伸进我的阴道中,用力的踩着拧着。

  我刚刚调匀的呼吸又紊乱了,他把我弄疼了。我挣扎着扭动着身体,哼哼着、呻吟着,脑子里出现了被男人干的幻想,阴道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缩想夹住他的鞋尖。

  他又用力的拧了几下,把脚抬了起来,我看到他的鞋子的前半部分在我的肉道里擦得干干净净,上面涂满了我的淫精,亮晶晶的,就象刚刚打过鞋油一样。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摒住呼吸,等待着那最后时刻的到来。一大铲石灰从我的身体和坑壁间的缝隙里填了进来,石灰的粉末飞扬起来,钻进了我的鼻子、嘴和眼睛里。我用力屏住呼吸,避免吸进石灰粉末,尽力想将我的生命多延长一会儿。

  我非常清楚这样只能给自己增加更大的痛苦,可求生的本能还是使我尽力坚持着,忍受着……接连几铲又填了进来,几乎将坑填满了。我的头和身体都被埋了起来,只剩下屁股和阴部还露在坑的外面。我慢慢地将空气一点一点的从肺里呼出去,石灰堵住了我的口鼻,只能一点点地将空气渗进石灰中。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口空气了,我将再也呼吸不到甜美的空气了。又过了几秒钟,就像几个小时一样长,我的肺开始象针扎一般的疼痛,越来越疼,几乎要炸开了。我极力忍耐着,我知道我不能吸气,一吸气石灰就会进入我得鼻子和肺部。又过了几秒钟,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想:算了,别再让自己受苦了,死了算了,很快一切就可以结束了。我放弃了挣扎,将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呼了出去,我知道再想吸进一丝空气也不可能了。我想立刻死去,结束这无法忍受的痛苦,可我的身体不愿死去,还在做最后的、毫无意义的挣扎。我不自觉的张大了嘴,用力的想吸入新鲜的空气。

  石灰立刻填了进来,填满了我的鼻子、嘴和眼睛,刺激着我的眼睛和口鼻粘膜。

  一丝新鲜空气都没有,反而是剧痛从眼睛、喉咙、呼吸道和胸腔传来,那是石灰烧灼我的眼睛、嘴、肺和呼吸道造成的。剧痛从肺部扩散到全身,我不自觉地试图挣扎,但我的胳膊、大腿和上半身都被石灰紧紧埋住了,动弹不得,只有我腹部的肌肉还能动弹。我拼命的收缩我的腹肌,想在我的身体和坑壁间流出一点空隙好让空气进来。只有更多的石灰被吸进了我的肺。我剧烈的咳嗽起来,但我的肺里已经没有一丝空气了,咳嗽只是我肺部和呼吸道里的肌肉在剧烈的收缩痉挛。

  巨大的痛苦袭击着我的全身,更可怕的是我的神经是完好无损的,还在清晰无误的感受着身体所经受的痛苦,感受着活埋、窒息和腐蚀的三重痛苦。我的手指紧紧地抓住我的小腿,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我小腿上的肌肉中,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血流了出来,和石灰发生反应,强烈的腐蚀着伤口周围的肌肉,造成了更大的痛苦。

  我努力想抓住些什么,将我从坑中拉出来,从死亡的痛苦中拉出来。我也能清楚感觉到坑外面发生的事情,几乎和我亲眼看到的一样清晰。一个男人在我露出地面的屁股和阴部旁边蹲下,用手抹去洒在我的阴部的泥土和石灰,仔细地将我的大小阴唇都擦干净,我知道他想干我。我能感到我阴道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着。

  虽然我全身几乎一动不能动,但窒息和死亡的痛苦使我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停的挣扎,子宫和阴道里分泌了大量的淫水儿,整个阴道口都是湿漉漉的。我痛苦得想,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被干了,痛苦从肉体涌上了我的心头,巨大的耻辱使我感到更大的痛苦,同时也使我的阴道变得更加湿润。他趴在我的屁股上,将他那已经涨的又粗又长的阴茎,对准了我的阴道,用力的插了进来。哦!我觉得一根粗大的灼热的棍子顺着我的阴道缓缓的深入,我阴道里的肌肉用力的收缩着,试图阻止阴茎的插入。我的阴道几乎还像处女一样紧密。没想到我死之前还要被男人插入,阴道和子宫里带着男人肮脏的精液死去,死后阴道里还将被插入巨大的树苗钉,比男人最粗的阴茎还要粗许多,我将象一个婊子一样大张着阴道死去。
  男人的阴茎一直向下,顶到了我的子宫口,停顿了一下,又猛地用力突入了子宫的深处。

  由于窒息和被活埋时泥土的压力,我的子宫和内脏都被挤得向上移位了,他的阴茎可以一直插入我的子宫内。子宫口被撑开的痛苦一下子传遍了我的全身,在我的整个生命中,虽然有数百次的性交,可我还从未被如此深的插入过。插入的痛苦虽然很猛烈,但远远比不上被活埋窒息的痛苦和在被强奸中死去的耻辱,我张大了嘴想喊,但更多的石灰又涌了进来。身体也一动不能动,只有我的阴道和子宫在不停的抽搐,并且分泌出大量的淫液,不停的刺激着他的阴茎。他开始抽插起来,巨大的刺激,紧紧地摩擦和在被强奸中活埋窒息死亡的耻辱和痛苦交织在一起,使我的阴道和子宫不自觉地紧缩着,抽搐着,痛苦和快感同时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胸膛疼得快要爆炸了,我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涌向了我的大脑和阴道,头痛的也要炸开了,阴道也涨得受不了了,似乎要从我的身体里喷发出去,仅仅靠着那男人一次次的用力插入才顶进我的身体里,我再也忍受不了了。那男人开始大喊大叫,插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他的阴茎越来越粗,而我的阴道也越来越紧。忽然那男人慢了下来,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就要将他腥臭的精液射在我的阴道里、子宫里,而我是不可能拒绝的。一股热流猛地冲进我的阴道和子宫,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那男人射了。与此同时我也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顶峰,我的阴道也猛然炸开了,一股淫精合着男人的精液猛地从我的阴道里喷了出去,又一次,接着是第三次,然后就是坠落,无止境的坠入了死亡的深渊。

  我清楚地看见那男人的阴茎软软的垂着,滴着精液,我阴部的大小阴唇则像一朵盛开的鲜花,还在不受控制的一张一合的抽搐着。我虽然死了,但我的身体还在抽动,包括我的手脚、内脏和阴道子宫等等。这是不受大脑控制的神经反射,尤其是这种极其痛苦的死亡,身体的反射会持续好长时间,有时可以达到几十分钟。

  我对身体的感觉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如果有什么不同,就是更加敏感了。
  我的意识是不会真正死亡的,它会一直存在。死亡的只是大脑对身体的控制,直到意识的载体「大脑」真正的死亡,通常是大脑形态的消失,大脑完全不存在了,比如完全腐烂掉,或被人吃掉,消化了,或被火烧成了灰烬。所以被烧死是最迅速的死法,虽然身体死亡的过程很痛苦,但几个小时以后,意识就不存在了。
  被吃掉也是比较快的,通常一两天的时间就被消化掉了。而像我们这样是最慢的,也是最痛苦的,我将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身体在慢慢的腐烂,蛆虫在身体里爬来爬去、又痛又痒的感觉。而我们却没办法指挥我们的身体移动哪怕一小条肌肉,只能被动的忍受着,体会着自己的身体被蛆虫一点一点吃掉和身体上的肉一块一块烂掉的感觉,这感觉足以使一个活着的人疯掉,而我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因为我们的身体已经死了。树种钉的外形分两种,有些就像一个大钉子的形状,外表是光滑的,可以用锤子直接砸进去。有的则是像一棵大的螺丝钉,可以用专用的工具像拧螺丝一样拧进身体里去的。刚才我看到的几根都是钉子外形的,用锤子直接砸进身体里。而给我和剩下几个女孩准备的是螺丝钉状的。那个男人拿着一棵螺丝状的树种钉来到我的坑前,双手抓好树种钉猛力向我大张着的阴道中插了下来,我只觉得一股大力猛然插进我的阴道,粗大的树种钉一下子插进我的阴道一大截,剧痛从我的阴道和小肚子里传遍我的全身,树种钉最细的地方也比操过我的最粗的阴茎粗大,外面的螺纹将我的大小阴唇、阴道、子宫、膀胱等等全都扎烂了。

  那男人又用力向我的身体里推了几下,巨大的冲击力从我的淫部直冲到我的大脑,树苗钉外面的罗纹将我的小阴唇、大阴唇和阴蒂都带了进去,带进了我的阴道里。

  我的大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阴唇和阴蒂都在阴道里面的阴道是什么样子的。
  阴道口被撑得大大的,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树苗钉,就像包裹着一根粗大的阴茎。

  他又拿了一个专用工具开始将树种钉拧进我的身体,每拧一下,树种钉就在我的身体里转一圈并更深入的扎进我的身体,像一颗螺丝拧进木头里一样。锋利的罗纹将我的阴道和子宫内壁划出了一道一道的伤痕,我的阴道、子宫、大肠、小肠、肾、肝脏、胃等等内脏也相继被破坏。撕裂阴道和搅碎内脏的痛苦交织在一起我能感觉到树种钉在我的阴道和身体里一下一下的转动,长长的钉身不停的向前拧进我的身体,一路上挤开我的内脏,一直深入到我身体的最深处,最后从咽喉和嘴里露出了尖利的螺丝。

               【全文完】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