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做你的羊羔】

点击量:加载中 添加时间:2017-01-08 分类:都市色文

我愿意做你的羊羔

  
字数:0.3 万


  闻着枕巾上家的味道,我在黑暗中坐起身,走到阳台,吹着不熟悉的夜的冷风,深深地呼了口气,继而转到他的房间。

  他睡着了么,我的心中有些忐忑,会不会打扰他。

  一步,两步,我轻轻地挪到了他的床边,跪在他身旁。月光下的他真好看,皮肤闪着柔滑的光泽,薄薄的唇红若桃花,睫毛扑扑地微颤着,在眼睑上落下一块阴影。

  「哥哥」我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怎么了,睡不着?」他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啊!」我吓了一跳,几欲跌倒在地「你醒了?」

  「嗯」他睁开眼睛看着我「是想家所以失眠了么?」

  「是的」我低下头去。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从来没有离家这么远过,一直呆在父母身边,平时晚上8 点之后就不会再出门,甚至从未住过宿舍,爸爸妈妈怎么就狠心把我扔到国外来念大学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微微笑着,安慰着我。

  「不过,你睡不着跑我房间来干嘛?」

  「我不想打扰若若(跟我同屋的女孩)。」

  「哦?那你就舍得打扰我了?」他用戏虐的眼神注视着我。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你好像我哥,所以……」我的声音越来越小,糟了,或许他生气了,该怎么办,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会不会骂我吧……

  就当我在那思索着该如何是好时,忽然听见他说「上来吧!」

  我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拽住了胳膊,「既然你说我像你哥,跟我睡就没什么关系吧,你跟你哥睡过么?」他又加了一句,似乎是在确认。

  「嗯,睡过,每年过年去姥姥家都是我跟我哥睡的。」我回答到。

  「呵呵,那就没什么关系了,现在你回房肯定也睡不着,可是我还要睡觉呢,上来吧,我抱着你睡。」他用手拍拍床垫以表示意。

  「哦,那,好吧。」我脱掉拖鞋,爬上他的床,他一手环住我的腰,一手腾出来让我当枕头靠,我使劲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真的好像……

  到国外求学之前,我一直被家中的家教束缚着,除了爸爸和表哥,几乎没和一个男生亲近过。我们好多学生一起到的德国,他比我哥还大点,在刚到的这段期间,一直受他照顾,感觉好温暖,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叫若若,我们三个一起在外面租了套房子,我和若若一间,他一人一间。

  这半个月我们生活在一起,眼见若若找到了男友,不禁自觉更加孤单,而他一直以大哥哥的角色在我身边存在,使我更加地依赖他,喜欢他。

  「可可……」他轻声地说道「晚安……」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他喊我的名字,就是一阵莫名的欢喜,而现在,我躺在他的怀里,被他的温柔包裹着,脸颊渐渐红透,身上也隐隐地发烫起来。
  不是,哥哥么,为什么还会这么害羞,我暗自责备自己。

  忽然间一股暖流从腰间传来,有些透不过气,原来是他,他的手抱的我更紧了,滚烫的指腹隔着丝绸的睡裙依旧温暖,朦胧间,我的身体一颤,心底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我扭头看着他,他竟没有睡着,漆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
  「闭上眼睛好么」他似笑非笑,声音中透着蛊惑的气息。

  我的胸脯轻微起伏着,刹那间,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听从。

  意想不到的,他的吻就落在了我的额头上,仿若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我只知道那时的我有些害怕,但还有一丝丝失落。

  还没容我多想,他的手指就划上了我柔嫩的脸庞,「真惹人怜爱」他呼出的气息喷到我脸上有点点痒,慌乱间,我往外退了退,他却搂的更紧了,「怎么了,不喜欢哥哥么?」

  「不是……」我细如蚊嘤地说了句,不敢看他。

  他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微翘的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淹没了我接下来的话语,一瞬间,我觉得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轰然上腾,有种窒息的感觉,心中惊骇震摄难以言表,耳根烧烫,怔怔地木了许久终于想到要推开他,却不料另个大浪袭来,他用泛着清香的舌头猛然间撬开我的唇齿,肆意地在我的口中吸吮,转动,交缠着。

  「唔……」我嘤咛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我眼波迷离,近在咫尺,哑然迷惑的感觉让彼此的心跳和呼吸清晰可闻。
  不知何时他的唇却早已挪到了我的耳畔,「可可」他轻轻地呼着气,本是虚软无力的身体,被他这么一挑逗周身酥麻如电,如被雷击。

  「我喜欢你」说完这些,他就用他的牙齿轻叼住了我的耳垂,我不禁「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手指紧紧抓住了被单,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些旖旎的画面,热血如沸。

  不行,可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知羞,想些龌龊的东西,我暗骂自己。我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不小心却碰到了另一个东西,他下面好硬!我一声惊呼,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我几欲哭了出来。

  「可可」他伏起身来,俯身看着我,「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乖啊。」
  他用手拢了拢我的头发,「相信我。」

  我茫然地点点头,伸出手去抚摸他的眼睛,他轻轻地抓着我纤细的手腕在他的脸上来回磨蹭着,我心中的羞怕之意渐渐转淡,并逐渐消失。

  「勾住我的脖子」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声音诱导着我按照他的意愿去做。

  缓缓地他俯下身来,趴在我身上,微张着薄唇,「吻我。」像是命令般。
  我心中「砰砰」直跳,片刻后,我慢慢迎了上去,我们的唇在夏夜合成了一片树叶,他时而汹涌时而温柔地亲吻着,仿若如梦。

  他的手开始下移,在我的裙摆那停住,然后探了进去,从我雪白细腻的脖颈开始,顺着幽深柔滑的背脊一直抚摸到股沟,顿时让我有一种浑身触电的感觉,我不禁吻的他更深了。

  之后,他撩开了我的睡裙,衣带轻解,露出米色的胸罩和淡紫色的内裤,帘卷翻动,送来一阵阵幽香。

  「好美」他柔声赞叹着「果真是十七八的身体,就像一个花苞一样。」紧接着,他将手伸到我的背后,「啪」的一下解开了我的内衣。我的上半身在他的目光下暴露无遗。到底还是有些羞涩,我用手环住胸前,偏过头去。

  他只是嗤笑了一声,继而拂开我的双手,自顾自地揉搓起我的胸部来,那两座不大的雪丘在他的戏弄下越发地抖动起来,那两点殷红也随之变成了坚挺的樱桃,他用舌头挑弄着它们,使我的呼吸急剧加速,神魂俱醉。

  「不……不要啊」我的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想要他停止,却又按捺不住自身的欲望。

  过了一会,他的舌头开始往下滑,然后衔起了我的内裤,一点一点地往下拽,「不要,那里,不可以。」妈妈的叮嘱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为什么?」他问了句,却并没有抬头,而是继续着他的动作。

  「我怕,怀孕。」我怯生生地说了句。

  他一听,失声大笑起来。

  「傻瓜,我不会让你怀孕的。」

  谈话间,我的身上已一丝不挂,他用鼻子嗅了嗅我的下体,说了句。

  「你肯定是处女。」

  我点点头,「你是第一个看我身体的人。」

  他把我的双腿抬起来驾到他的肩膀上,然后把头埋到我的屁股间说「你已经湿了。」他坏笑着。

  「让我来把你舔干净吧。」语毕,下体就忽然感觉到一阵清凉,好似凉玉贴面,我的魂魄也放佛被他灵巧柔软的舌头吸吮出窍,晕乎乎如漂浮云端。

  「可可,你是我的。」模糊间忽听他的呓语。

  突然,他硬生生地向里抵去,我只觉下身一阵撕裂如灼烧般的痛楚,让我猛地一下弓起了身子,双手狂抓他的胸膛,泪水夺眶而出。刹那间,心底痛如刀割。
  渐渐地,那种剧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有些释然,因为明白他并不能代替哥哥,自己其实是喜欢他的。

  慢慢地,我紧箍住他身体的手也渐渐如棉花似的松软下来,呢喃地发出一阵阵呻吟,香津流转,天旋地转,什么也不去想了,下面的水渍声一下下地刺激着我的神经,那些蜜汁不断地滴落在床单上,一片湿润,那种强烈的快感铺天盖地,宛如汹汹大浪,将我吞没卷溺。

  他不断重复这抽插的动作,喉咙中发出阵阵野兽般的低吼,满足的表情被我收入眼中。忽然他抽身而退,让我一下子觉得空空如也。他将我拉起身,被单上红色的花朵娇艳地开放。

  「帮我吃吃它」他指着自己的那个说,我试探着闻了一下,有股怪怪的味道,我伸出小舌,丁香勾卷,渐渐将它包入口中,他的身体一下子哆嗦,像是打了冷战,他的那个也登登地跳了一下。好饱满,和刚刚插在那里面的感觉一样,我前后移动着头部,配合着他揉搓我胸部的节拍,可是也就一会的时间,可能我的牙齿老是碰到他的那个,所以他有些生疼。

  「你转过去,屁股翘起来」我听话地照做,之后又感觉到他的弟弟在我的洞口摩擦,然后进入了我的身体,一下子,又重新回到了那种感觉,仿佛他要将我勒入体内,吸入腹中,他的身体与我的屁股间不断发出拍打似的「啪啪」声,我不自觉地收缩着下身,只听他道「啊,宝贝,不行了,你下面太紧了,又好柔软,我想……」没等他说完,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里迸出一道暖流,同时他也刷地一下抽了出来,并从那里喷出一道白色的液体。

  我有些吃惊,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们两的身上早已汗水涔涔,片刻后,他抚摸着我的头并关切问道「宝贝,还疼么?」我摇摇头,靠在他的怀中,心中满是温柔和甜蜜,但还有担心,他会不会只是玩玩我,或许是察觉到我的疑惑,他抿抿唇,又亲了下我的额头,「从今夜起你是我的了,没人能够占有你。」我开心地笑了下,在他的脖颈上印下了一个唇印,调皮地说「你也是,是我一个人的!」自然的,我们的身体又交缠在了一起……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美眉杀手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赞助商